临政发〔2021〕39号 关于张淑娥与胡安国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处理的决定

张淑娥、胡安国:

前期,张淑娥通过信访等途径反映自家在土地确权中少确权1亩地问题,20174月行者街办就反映的问题向张淑娥作出《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20175月行者街办向张淑娥送达了《关于张淑娥信访核查结果的告知书》,近期,张淑娥提请临潼区人民政府复查。经有关部门再次调查,现做出如下决定:

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

张淑娥,女,汉族,农民,1944725日出生,身份证号:610123194407251023,现年77岁,系行者街办马坊村二组人。

二、申请人的请求事项

请求临潼区人民政府依法撤销行者街道办事处的信访案件编号LF20170012172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并进行复查,澄清事实,归还其1亩地并予确权。

三、调查过程

按照区政府安排,由区农业农村局安排专人组成工作专班,对争议地块权属进行调查。调查组通过走访群众、查阅证人证言等资料,了解到以下情况:

(一)基本事实

张淑娥,1979年因改嫁行者街办马坊村二组胡安军成为马坊村二组村民,1993年二轮土地承包时,张淑娥户内共有4人,包括:张淑娥本人、大女胡于英、二女胡晓娜和婆婆赵秀芳,共分得土地3.3亩,其中水地2.55亩,旱地0.7亩(土地承包合同记载),与马坊二组签有土地承包合同。

赵秀芳系张淑娥婆婆,共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大儿子胡安国、二儿子胡安军、三儿子胡安顺,丈夫去世后赵秀芳一直与三儿子一起生活,1993年正月三儿子胡安顺去世,经胡安国舅爷与胡安国妹妹协商,决定赵秀芳的赡养权归胡安国,由于当时胡安国夫妇二人户口在外,便将赵秀芳的户口挂靠在张淑娥名下,在后来的二轮土地承包时就将赵秀芳的土地分到了张淑娥户内,1996年赵秀芳老人去世,老人的丧葬费由胡安国支付,寿材以及操办用的粮食由张淑娥支出。2014年行者街办马坊村开始实施土地确权工作,马坊村二组土地确权入户登记工作具体由王忠义负责,此时胡安国因退休已将户口迁回本村,在土地确权期间胡安国妻子王孝英便向王忠义提出应将老人的1亩地确在自家名下的意愿,后王忠义向张淑娥表达了王孝英的意愿,在征得张淑娥同意的前提下,请示时任组长郑永利,郑永利表示同意双方意愿,便按照胡安国1亩、张淑娥2.3亩的确权面积进行了登记。

(二)行者街道意见

2017410日,行者街办对张淑娥作出《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认为该问题属于家庭内部矛盾,且确权时征得张淑娥同意,因此可通过协商解决,如无法达成一致,建议走司法程序解决。

(三)区农业农村局调查情况

20216月,区农业农村局按照安排,对张淑娥反映问题进行调查。基本情况与上述(一)内容基本一致,在谈话中张淑娥否认其同意将1亩地确权给胡安国,在确权时,张淑娥并没有出具同意将1亩地确给胡安国的协议书;同时在2016年确权登记时,因发现自己耕地少确权1亩,拒绝领取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该证书应在村组干部手中)。查阅张淑娥确权证书显示,该户三块地,分别为1.55亩、0.75亩、0.69亩;胡安国确权证书显示,该户2块地,分别为1亩、0.46亩。查阅张淑娥1999年土地承包明细表显示,桃园地块原面积为2.55亩,本次确权即从张淑娥户中2.55亩核减了1亩,并确权到胡安国名下。

四、调查结论

本次确权仍属二轮土地承包范畴,承包期到2028年,仍以二轮承包关系为主要确权依据。马坊村二组在没有收到张淑娥同意交回承包地书面意见的情况下,将胡安军户的一亩承包地收回,并承包确权登记到了胡安国户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27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第29承包期内承包方可以自愿将承包地交回发包方,承包方自愿交回发包方的,应当提前半年以书面形式通知发包方等规定。故,马坊村二组将张淑娥户的一亩承包地确权登记到胡安国户属于确权错误。请胡安国户停止侵害,让出一亩纠纷地的承包经营权;由行者街办收回张淑娥、胡安国两户确权证书,交区确权办予以作废处理,并对此两户土地重新确权登记。

 

 

 

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政府

2021101